佰宴

春,躁!

车在隔壁
寒冬二月,大雪封山,王也独自一人走在白茫茫的雪地里,寒风暴雪肆意的刮着,迷了琥珀色的双眼。
王也顺身闪进了门,反手将凛冽的风雪隔在门外,进屋扒拉了几下,点燃了壁火,从怀着刨出了一个球,仔细一看竟是一只狐狸,做完这一切才慢悠悠的脱去了自己的衣物。
‘没事吧,毕竟有火烤着呢。嗯,再去拿条毯子吧。’王也现在穿着一件贴身的高领无袖毛衣,下身着一大裤衩,整个人凑着狐狸面前,脑子里想些乱七八糟的。
‘嗯?’面前的狐狸动了动,慢慢睁开了眼睛,‘哦!这么快就醒了,真不愧是野生的。’看着狐狸慢慢的复苏过来,王也伸手撸了两把。面前的狐狸似乎也知道自己被面前的人救了,也就任由被人摸了。“现在外面在下雪,你就先待着我这里吧,晚上你睡火炉边,等会给你找点吃的。”狐狸像是听懂了一样,点了点头。王也最后给狐狸为了吃的,又拿了条毯子给它围了个窝,一人一狐在噼里啪啦的炉火中睡着了。
这样的日子连着过了好久,直到春天。春天来临,万物复苏,冰雪融化,水滴叮咚的掉入河中,好一派春天的气息,当然春天到了,动物也开始躁动了去了。王也最近发现家里的狐狸最近好像有点躁,喜欢往自己这里蹭?‘应该没什么事,随它吧’然后就出事了。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