佰宴

同居的那些事2

    “老王你可以啊。”“老青你就别抬举我了,这我也不是当时不清醒嘛啊。”

   王也现在手里拿着病例本还有片子和云南白药同诸葛青从医院的路上走回来,思考去超市买点什么存粮的时候,被诸葛青调侃了昨天晚上的事。

    说来很简单,昨天晚上王也喝醉了,让诸葛青去接的时候,诸葛青一拉,王也眼睛还迷糊着呢,给当成别人了,就怎么一扭,给扭地上去了,胳膊当支撑,伤经了,人醒来后发现手都不能抬了。

    “嘿呀,不说了,走走走,去超市去,家里都没吃的了。”“行吧,你说了算。”两个人就拌着嘴进了超市,一个风度翩翩一个虽然有点邋遢但整个气质仙风道骨,刚进了超市瞬间吸引了不少的目光。诸葛青是习惯了这种事情,而王也则是对这种事情完全没兴趣,直径向货架走去,诸葛青见状也不和他的那些粉丝互动了,随着王也去了货架。

    王也抬头与放着最顶上的包装面面相觑,这倒不是他身高的问题,而是抬手去拿,怕牵扯到现在伤经的手。就在王也要抬手去够的时候,一只白皙,骨节分明的手先伸向了包装。

    “老青,你要拿刚刚还这么墨迹。”被点到名的人,笑笑不语,因为现在,在旁人看来,王也整个人都在诸葛青的笼罩当中,可以说是诸葛青把王也给壁咚了对于这个认知诸葛青感到十分的愉悦,“这不是拿下来了嘛。”

    王也表示现在诸葛青像偷了腥的狐狸,很不爽。

未完待续
老王的伤经可有很多事情做不来的呢,老青表示虽然伤经是不太好的但是对他来讲这是很好的机会。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