佰宴

小偷还是痴汉?!

“行,就这么说定了啊,等会咱们车上见。”“姑娘,你的卡掉了。”“啊,谢谢。”王也回头就看见一姑娘的乘车卡从兜里掉落,就随手的帮忙捡起来还给人家了。
大夏天的,正值车车高峰期,公交车上人挤人的,肉贴肉的,刚刚这么一弯腰,王也的裤子都被汗渍黏在了自己的腿上,包裹出了臀部和腿部的轮廓,在拥挤的人群中一道视线一直盯着王也。
王也觉得可能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腿上,屁股上有被触碰的感觉,‘嘛,车上这么挤,应该是无意碰到的吧。’对方见王也没有反应,越发的肆无忌惮了,更加大胆的抚摸着王也的身体,甚至贴上来轻轻的磨蹭,发出享受的叫声。
‘!!’王也被摸得浑身不舒服,刚想转身的时候一个硬物贴上了自己的臀缝‘!!我*,什么玩意,这还能忍,看我今天就收拾了,为民除害!’“车辆已到站.....”人潮随着车门的开启而褪去,王也转头的时候,他身后也没人了,车上就稀稀拉拉的几个,王也一摸裤兜,钱包没了“哈,合着原来就一小偷啊,还以为遇到变态了呢,也对谁会来摸我啊,也就诸葛青那混蛋了。”
“老王我来了,这车来的可真够慢的啊,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哪里不舒服啊?”“没,刚刚遇到一小偷,钱包没了。”“报警去啊!”“没事,反正里面也没多少,对了刚刚.....算了。”“??你说啊”“没事。”

晚上的一条小巷里,“咚!”“今天早上是不是你对我家老王上下其手的。”诸葛青也不等人给个反应,直接把人揍了一顿,扔小巷里自生自灭了。“啧,真想把那人给剁了。”

大战后二人同居,留着王也脖子上也在慢慢愈合
“老王啊,我看你脖子上的上要不遮一下吧,你看不是流行在脖子上戴点什么嘛,我给你准备了这个,你就先戴着呗~~~”
“......孙贼,你早有这打算了是吧。”

晒痕

    夏天到了,王也本着能不出门就不出门的想法天天在他和诸葛青的家里瘫着,在实在没办法的情况下才会出去一趟,当然是不会打伞涂防晒的那种。

    诸葛青对王也这个人喜欢的紧,对他的身体也很喜欢。夏天到了,就算王也不怎么出门,次数多了也会有晒痕,特别是大腿,紧实的大腿,被晒得黑白分明,有种莫名的色情感,看的诸葛青是心猿意马,天天晚上肆虐着这块内侧的肌肤,让王也苦不堪言。

    王也表示自己还是在家多待待吧,出门还是等夏天过了再说吧,毕竟大腿内侧被那样子再穿裤子走路也是一点疼的......










表示又不打伞又不涂防晒出门真的被晒得黑白分明啊(´ . .̫ . `),但是想想老王腿上晒得有分界线,就感觉好色情啊啊啊啊啊!激动激动,然后就被这样那样,嘿嘿嘿嘿

色情与青涩

论诸葛青的情话能力?

“王道长,这粽子的味道怎么样啊~”
“唔?”刚起床迷迷糊糊的王也道长

快端午啦,要吃粽子哦

春,躁!重发,之前顺序错了

春,躁!

车在隔壁
寒冬二月,大雪封山,王也独自一人走在白茫茫的雪地里,寒风暴雪肆意的刮着,迷了琥珀色的双眼。
王也顺身闪进了门,反手将凛冽的风雪隔在门外,进屋扒拉了几下,点燃了壁火,从怀着刨出了一个球,仔细一看竟是一只狐狸,做完这一切才慢悠悠的脱去了自己的衣物。
‘没事吧,毕竟有火烤着呢。嗯,再去拿条毯子吧。’王也现在穿着一件贴身的高领无袖毛衣,下身着一大裤衩,整个人凑着狐狸面前,脑子里想些乱七八糟的。
‘嗯?’面前的狐狸动了动,慢慢睁开了眼睛,‘哦!这么快就醒了,真不愧是野生的。’看着狐狸慢慢的复苏过来,王也伸手撸了两把。面前的狐狸似乎也知道自己被面前的人救了,也就任由被人摸了。“现在外面在下雪,你就先待着我这里吧,晚上你睡火炉边,等会给你找点吃的。”狐狸像是听懂了一样,点了点头。王也最后给狐狸为了吃的,又拿了条毯子给它围了个窝,一人一狐在噼里啪啦的炉火中睡着了。
这样的日子连着过了好久,直到春天。春天来临,万物复苏,冰雪融化,水滴叮咚的掉入河中,好一派春天的气息,当然春天到了,动物也开始躁动了去了。王也最近发现家里的狐狸最近好像有点躁,喜欢往自己这里蹭?‘应该没什么事,随它吧’然后就出事了。

性转的两人

“老王,我今天来找你玩~”
嘿,戴上新耳饰,涂上口红,今天的我依旧这么好看~

“嗯......老青好像今天要来。”

论老王低腰裤走在马路上的回头率

上篇

上次说的车的上篇,下篇开车
略有路人王,慎入!

     王也浑身酸痛的摊着酒店的双人床上,旁边还有一个诸葛青,勉勉强强的理清胡成一团的思绪,回忆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啊,对了,一个自称叫xx的家伙,前段时候无意间认识的,说是什么可以帮助创新创业,一年轻小伙儿,看起来可有礼貌了,蓬蓬的绵羊头,可爱的娃娃脸。啧,看起来白白净净的一个,没想到刨开来可黑了,说什么去聊聊,点了杯喝的,现在想来,那杯子里绝对有东西!一点味道都没有!!然后人和烧起来了一样,期间迷迷糊糊的看到了诸葛青,心里莫名的就踏实了,结果现在。。。。。。。应该是被吃干抹净了,个狐狸胚子。。。

    xx看着那道长将液体灌下,心中便乐开了花,这似山上的仙人就要属于自己的啦。药效开始发挥了,红霞攀上了脸庞,生理盐水浸湿了茶色的双眼,真好看,他眼里只有了自己。“道长?你还好吗?脸怎么这么红啊,我扶你去房间了休息休息吧。”王也觉得自己怎么越来越热,这酒吧空调不行啊,一听面前这小子提出要送自己回房的时候,第一反应是拒绝的,一来麻烦别人不太好,二来下意识的觉得这小子有点别有用心。但最后王道长还是没拗过xx,让他送自己回了房。